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漫画名家

漫画家徐晓东专访

标签:漫画名家|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跟现在的年轻漫画家相比,第一代漫画从业者可谓从大风大浪中走过来:他们从《画王》上见证了日本漫画的巅峰;步入行业,又适逢中国动漫的“寒冬期”.......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跟现在的年轻漫画家相比,第一代漫画从业者可谓从大风大浪中走过来:他们从《画王》上见证了日本漫画的巅峰;步入行业,又适逢中国动漫的“寒冬期”,很多人不得以接插画或者转行。直到近几年,政策的扶持和资本的进入,才使得动漫产业重新复苏过来。而作为第一代漫画人,徐大大现在担任星空社主编,带给大家更多优秀的漫画。

星空社是国内第一大原创漫画供应商。以漫画家和在线漫画阅读平台为主要服务对象,旗下分为星空编辑部、星空漫画堂和漫工业工作室。

作品:《重生只为睡影帝》《就算你是丑八怪》《画诡》《重症隔离》《异视》《骑士与龙》......

布钉:徐大大是第一代中国漫画家,中国漫画市场经历怎样的发展呢 ?

徐晓东: 中国漫画以90年代成都希望书店的大量盗版印刷为开始,凭借日本几十年积累的优秀漫画迅速让漫画成为那个时代年轻人最喜欢的阅读形式。也催生了《画王》这样的优秀杂志,培育了第一批中国的职业漫画家。
后来由于希望书店的倒闭、画王的停刊,整个漫画行业的状况急转直下。纷纷攘攘诞生的杂志许多迅速倒闭,漫画家投稿无门,转为其他行业。这个阶段漫长而黑暗,能够坚持下来的漫画家寥寥无几。

而后来知音漫客、漫友的成功使得漫画市场逐渐解冻,而有妖气则第一个把漫画平台和网络进行了结合,新技术的力量使得它取得了成功。再后来,资本进入漫画,以快看为代表的手机APP成为主角。当以腾讯为首的大厂进入漫画领域的时候,也代表着主流的认可,这可以算是漫画的复兴吧。

布钉:中国漫画的寒冬期,很多漫画家纷纷转行,而您却选择留了下来,当时的心境是怎样的?

徐晓东: 这个问题很简单,第一是自己不会做其他的事情,第二是喜欢漫画。所以虽然中间漫画没法养活自己,但不管是画插图还是和国外合作代工,也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大或者特别独特的理由,还是喜欢而已。当时的心态还好吧,稿费低一点,但也不是特别难过,毕竟漫画家整天画画,也没什么消费。

布钉:您说当下是年轻漫画家的黄金时代,星空社也有很多年轻的漫画家,跟您当时行业环境相比,有哪些不同呢?

徐晓东: 和我们当初相比,应该说现在的机会太多了。平台和资金对漫画的投入使得现在的漫画家出道的机会很大,同时连载稿费也足以支撑漫画家有尊严的生活,这理所应当是黄金时期。
布钉:您觉得最大的原因在哪里呢?

徐晓东: 我认为原因一方面是我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必然对文化原创有巨大的需求,而后续的影视动画周边也在呼唤源头漫画的创作。这一点不管是日本韩国美国都已经证明。另一方面,中国已经吃到了缺乏原创的痛苦,也从另一方面体现出了原创漫画的价值。

布钉:从编辑角度,星空社的作品最看重什么?

徐晓东: 星空社最看重的是年轻漫画家的出道和漫画的质量。所以我们以编辑部为核心,打造服务指导年轻画师的创作作为我们的工作核心。在我看来,一个行业的未来永远取决于年轻人的成长和新鲜血液的注入。但新人也是不成熟的,所以编辑最大的职责就是磨合新人的选题,使之尽量达到成熟和出版要求。同时保持新人的个性与自我,这一点是我最看重的。

布钉:智能手机对漫画生态带来了什么改变?

徐晓东: 颠覆。就像CD取代磁带、MP3取代CD、网络再取代一切一样,技术和媒体的改变颠覆了一切。对漫画也是如此。
布钉:星空社在漫画产业的探索上,也一直走在最前面,从最先接触条漫,到现在的H5漫画、动态漫画,可以简单介绍下吗?

徐晓东: 动态条漫这块我们主要是针对移动设备适配,在不改变原有漫画阅读方式的基础上增加音效和动效让漫画阅读时更有代入感。

布钉:付费知识逐渐成为现实,很多漫画平台也正在尝试,星空社原创漫画付费阅读效果如何呢?

徐晓东:我们现在正在准备一批付费阅读的漫画,即将推出。

布钉:星空社旗下 “星空漫画堂” 培养了很多优秀的新人呢,给大家介绍下吧!

徐晓东: 星空漫画堂,借助星空社的漫画家培养成功经验,推出涵盖不同水平和阶段的作者的线上和线下结合的课程,由著名漫画家章磊老师执鞭,协同一众一线漫画家对学员进行教导,并在培训后期直接由星空社的漫画编辑一对一提携,以培养职业漫画家和职业助理为目的。

布钉:回过头来看,市场浮浮沉沉,您觉得一个漫画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徐晓东:虔诚!虔诚与自己的漫画、虔诚于自己的故事、人物塑造、一笔一线……不管在那个时代,真正执着优秀的作品,以及超越常人的付出,绝对都会体现出它的价值。只是时间来临的早晚而已。